肝病orr是什么意思(肝癌orr是什么意思)

肝细胞癌(HCC)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肿瘤之一,其发病率第七,病死率第三[1]。肝脏切除手术和肝移植一直被认为是治疗HCC最有效的治疗方式,但是大部分患者由于肝功能差、身体状况不佳等因素,难以满足手术治疗的条件。至今,消融、介入、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这些治疗方式成为HCC患者较为常用的治疗手段。


而治疗肿瘤较为常用的手段之一放疗,一直不太常被应用于HCC治疗中。随着放疗技术的发展,国内外权威肝癌治疗指南(包括NCCN指南及我国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均将放疗纳入为无法手术切除肝癌患者的治疗方式。


SBRT——肝癌领域新兴的一种放疗方式

近些年来,新型的放疗方式不断涌现,给肿瘤患者们带来了诸多福音。SBRT(立体定向放疗)作为一种新兴的放射疗法,采用呼吸门控技术的呼吸运动对治疗进行测量和校正,多个照射野从三位立体方向集中照射,使剂量高度集中在肿瘤而周围正常组织得到保护,具有高度精准的优势,可避免放射线所诱发的肝性并发症。


图片来源:摄图网

SBRT主要治疗这4类患者:①初治的早期肝癌;②各种治疗后残留病灶;③肝内肿瘤所处的位置不好切除或射频消融;④患者不愿意接受手术、或因年龄大、或伴有内科疾病不能手术者;⑤此外,SBRT还可用于等待肝移植患者的衔接(bridge)治疗。


过往的临床效果显示,对于早期肺癌的治疗,SBRT的疗效甚至可与手术媲美,NCCN指南也建议将其作为手术风险高或拒绝手术的早期肺癌首选治疗方式。那SBRT在肝癌治疗中具体有哪些可取之处呢?


SBRT治疗早期肝癌患者,5年生存率达64%

2018年NCCN指南和2018年美国肝病研究协会(AASLD)指南均指出,SBRT可作为不可切除的HCC患者射频消融/TACE的替代治疗方式。既往的临床研究显示,对于早期肝癌患者SBRT可帮助患者5年生存率达到64%[2],这无疑是肝癌治疗领域在放疗方面的重大提升。


另外,密歇根大学医学中心Daniel R. Wahl等人在2016年的JCO杂志发表研究结果显示,研究样本中224例不能手术治疗小肝癌患者的治疗方式分别为射频消融和SBRT,两者的1年、2年局部控制率分别为83.6%、80.2%和97.4%、83.8%。说明SBRT的局部控制率要优于射频消融。


图片来源:摄图网


SBRT相对于常规而言疗效更好,治疗周期更短,与手术、RFA相比具有无创、对邻近或侵犯大血管(门脉癌栓)病变处理相对容易的优势。多项不错的研究成果也使SBRT成为肿瘤领域热门的治疗方式。


SBRT+TACE相较于单独SBRT获益更高

除了单独使用SBRT治疗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SBRT的联合治疗研究也进行得如火如荼。


一项关于TACE+SBRT联合治疗不可切除的> 5 cm肝细胞癌的研究显示,TAE / TACE + SBRT组的中位总体生存期(OS)为42.0个月,而SBRT组为21.0个月[3]。Cai Y的团队研究认为SBRT+TACE优于单独的SBRT,其12、18个月的总生存率更高,部分缓解率和总体缓解率也高于SBRT[4]。除此之外,国内外多项研究也认可了SBRT+TACE优于SBRT的治疗方式。


但由于此前的研究样本或多或少有些局限,样本量不够,所得出的结论可能存在着不太全面恰当之处。为了明确和比较SBRT+TACE和SBRT治疗HCC的疗效和安全性,一项对TACE+SBRT联合治疗相关文章的荟萃分析研究结果于近日发布。


研究共包含980例患者。结果显示,ST(SBRT+TACE)组的OS较长(p = 0.0002),5年OS率较高(p = 0.04),完全缓解率(p = 0.01)高于SA(仅SBRT)组。联合治疗组和仅SBRT组客观缓解率(ORR)分别为79%和68%,疾病控制率(DCR)分别为87.6%和80.1%[5]。


换而言之,SBRT联合TACE对肝癌患者的获益更高,5年OS、CR、DCR都会比单纯的进行SBRT更加有效果。


在安全性方面,会出现白细胞降低和发热等不良反应,但总体安全可控。


或许SBRT+TACE将会给不可进行切除手术的肝癌患者带来新的治疗方向,正如目前联合治疗成为治疗新趋向一样,例如,TACE联合靶向治疗、靶向治疗联合免疫治疗等,均让患者更加获益,带来更久的生存期。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任编辑:肝癌互助君


参考来源:

[1]Bray F, Ferlay J, Soerjomataram I, Siegel RL, Torre LA, Jemal A.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18: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18 Nov;68(6):394–424.

[2]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肿瘤--曾昭冲教授:解读肝癌的立体定向放疗亚太共识https://mp.weixin.qq.com/s/0kPPlyHAhOVnlhpI32aSrA

[3] Su TS, Lu HZ, Cheng T, Zhou Y, Huang Y, Gao YC, et al. Long-term survival analysis in combined transarterial embolization and 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 versus 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monotherapy for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 5 cm. BMC Cancer. 2016 Nov; 16(1): 834.

[4]Cai Y, Chang Q, Xiao E, Shang QL, Chen Z. 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 combined with γ-knife compared to TACE or γ-knife alone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Medicine (Baltimore). 2018 Jun; 97(22):e10890.

[5]Jiani Zhao, Lianli Zeng, Qian Wu,et al. 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 Combined with 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versus 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 Alone as the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Meta-Analysis and Systematic Review.Chemotherapy.DOI: 10.1159/000505739